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0:14:15

用甲醇解决能源安全和环境问题是符合国情的             

        当今人类面临两大新的挑战,气候变化与能源危机。通过发展甲醇经济来解决两大挑战。既可解除人类社会对正在减少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的依赖,又可减轻或消除日益严峻的全球变暖问题, 从而提供了一种跨越油气时代,解决能源问题新的可行性途径。                                                                           谈到煤的使用,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争议,因为煤作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支撑,在中国的主体能源地位在相当长时期内稳居首位,然而燃煤是雾霾天气的形成的主要原因之一。

大家都知道煤炭的用途十分广泛,可细分为发电用煤、生活用煤、工业锅炉用煤、机车用煤、以及建材用煤等。而发电用煤占总煤炭量的1/3,主要消耗大户是电厂,通过利用煤的热值,把热能变为电能,然后供给城市、农村使用。另外工业用煤约占动力煤的30%,生活用煤的数量也较大。

如今正值锅炉检修时期,北方入冬取暖到底用电锅炉、燃气锅炉还是甲醇锅炉?

“煤改电”成为北方地区城市、农村力推的方法。那么何谓煤改电?改电是指将以煤炭为燃料的传统锅炉更换成以电这种清洁能源为主的锅炉即是更换锅炉。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将普通煤锅炉更换为电锅炉;第二种是将煤锅炉和原暖通系统全部裁掉,改换电热膜或发热电缆等采暖设施。

上面我们提到煤改电主要的两种方式,概括为用电!但电哪里来呢?开篇我们提到“发电用煤占据占据总煤炭量的1/3”,还是用煤!“煤改电”也只是减少煤炭资源因运输、储存而照成的浪费,提高煤炭资源的综合利用率。

当今中国,清洁能源的概念已深入人心,发展清洁能源已成为社会追求的一种时尚,那么怎么能够做到煤发电成为清洁能源呢?

甲醇时代研究分析,煤是多环芳烃为主体的物质,无论用精煤、高效粉煤,煤在250-850摄氏温度燃烧过程中,其煤的多环芳烃的主体结构根本没有变,多环芳烃及二氧化碳等以物质形态有的进入大气,就是原始结构的PM2.5,有的进入水体,污染了水,污染的水又渗透到土壤,污染了土壤。因此,直接燃煤发电其本质用煤方式没有发生根本转变,都只是利用了能量,物质从烟囱中全部排放,这种方式即使小锅炉燃煤方式变为大型锅炉燃煤方式,只是从一个地区转移到另一个地区,小污染聚集成大污染而已。

甲醇时代研究分析,如果我们把煤转化采用密闭的方式,把渣、硫、碳等物质都充分利用,渣做成建筑材料,硫进行回收,碳氢等物质做成甲醇,这样物质充分利用了,而且能量也最大化转为热或电,这样物质和能量都做到最大化高效利用,发的电也就清洁了。

但是,煤改电即使有了清洁的电,也会遇到输送的瓶颈,是很大投入和工程问题,据了解北京某一地区三个乡镇电路增容投入21亿元,整个北京市16区共147街道、38乡144镇,如果全面改造需要1200亿元左右,更何况我们现在还没有清洁的火电。

煤改气是煤锅炉改为天然气锅炉,也是当前推广的宠儿,中国是富煤、少气、贫油的国家,国家发改委网站消息,据运行快报统计,2016年,中国天然气产量1371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天然气进口量721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4%;天然气消费量205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6.6%。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35%以上,并且随着煤改气的增加,中国燃气进口将大幅上升,对解决13亿人口用燃气做饭、取暖,还有工业商业用气,需要的量很庞大,这种依靠进口的办法来解决环境问题很不客观。再者,随着燃气进口的增加,管道输送、港口接站就会是很大瓶颈,如果有一点风吹草动,中国人吃饭安全就是很大的问题。更何况,煤改气并不能改变大气环境,煤改气是原始结构雾霾向再生性雾霾转变的过程,直接燃煤制造的是原始结构的PM2.5,而天然气直接燃烧是排放了大量的氮氧化物,据企业反映即使改用低氮燃烧机,氮氧化物也在60mg/m3左右,有伊朗朋友介绍,现在伊朗也是雾霾严重,伊朗不烧煤,天然气很多,都是烧气,伊朗的雾霾就是再生性的雾霾。

那么,我们改善大气环境应该怎么搞。甲醇时代建议:一是所有直接燃煤都进行改造,针对大型煤锅炉(如日投煤量1000吨以上的)可以根据装置情况可采用能化共轨技术进行改造,把碳物质转化成甲醇,基本做到少排放或不排放;二是针对中小型锅炉直接改用甲醇燃料,更换锅炉或改造锅炉;三针对各种窑炉、烤箱烘干炉、导热油炉等均改为甲醇燃料;四针对农村取暖、大棚取暖等均采用甲醇采暖炉。根据企业使用排放数据显示,硫、多环芳烃、重金属、颗粒物排放几乎为零,氮氧化物排放可控制在30 mg/m3以下。

这些直接燃煤改完了,甲醇时代建议下一步还有就是汽车和船舶用燃料问题以及重点企业排放问题,只有这样我们的天才能更蓝,水更清,山更美,人更健康幸福,只有这样我们的产业才能更有竞争力,我们的煤炭也将有更好的归属和更好的发展。客观事实证明,用甲醇的办法解决能源安全和环境问题是可行的,而且是符合中国国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