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管理与技术
过剩叠加低油价 煤制乙二醇或迎来洗牌?
来源:山西省煤化工发展促进中心
时间:2020/6/30

     6月18日至19日,大连商品交易所与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共同举办的“2020中国化工产业(期货)大会”召开。

    在6月19日上午的液体化工论坛上,中化国际产业资源事业部战略部总经理赵军以“产能过剩叠加低油价,世界乙二醇产业如何洗牌”为主题发表演讲。

     赵军表示,在油价往下暴跌的情况下,煤价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这样的话煤制乙二醇的竞争力就越来越弱。基本上可以看得到,从2013年到2019年,一直到现在2020年的话,用煤制乙二醇除非在百分之百开工率的情况下,能够保持在4100、4200的完全成本,当乙二醇价格跌到3000多块钱,还要在西北把煤制乙二醇生产出来,还要运输的费用。在这个水平用石脑油来生产乙二醇,它的成本就非常低了。

     赵军指出,净利润长期来说都是有比较大的波动。用气头和油头来生产乙二醇竞争力会比较强,特别是对于气头而言竞争力会更强一些,主要在于气头的投资会比较小。所以它转化成乙二醇它的收益率相比而言也会更高一些。

以下为文字实录:

     接下来我们讲一下在全球产能过剩、低油价下面乙二醇应该会怎么变化的趋势。我们看到就乙二醇产业来说,传统行业是从环氧乙烷水化以后到乙二醇,然后它是作为聚酯纤维最主要的原料,同时还有煤制乙二醇,就是CTM到乙二醇,这是在中国未来几年新兴的路线,未来它会受到比较大的挑战。在国外来说,主要是通过乙烷裂解到乙烯然后再到环氧乙烷再到乙二醇,这是整个工业路线跟中国会有些不太一样,因为中国基本都是以石油法来制乙二醇的。

       基于这个产业链来说,我们分三块。首先看乙烯市场,再看环氧乙烷的市场,再看乙二醇的市场。基本是顺着这个产业链来看整个行业发展趋势。从乙烯来看是非常重要的化工原料,2/3的有机化学品都是靠乙烯往下衍生,作为最基本的化工品的。从全球来看,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图,在左上角是乙烯的原料供应,基本上在2020年大概有1.7亿吨的乙烯,44%靠乙烷,还有90%靠丙烷作为原料供应的。到2025年以后这个趋势位置不变,除此之外在黄色区域,就是用石油法,就是用石脑油来生产乙烯,这是最主要的路线,在中国未来几年这个趋势非常明显。从2015年到2025年在这十年当中,整个大炼化在中国发展非常迅速。所以,它的增长趋势非常显著,往下很多都是乙烯,大部分都是往下配套聚乙烯和乙二醇。蓝色区域就是用亿万裂解生产乙烯,再到环氧乙烷和乙二醇,这个趋势在未来几年发展也是比较显著,相比于大炼化而言的话规模还是非常有限的。往左下角是丙烯的产业,基本上就是通过丙烷脱氢来生产丙烯的话,这么一个趋势增长是比较显著,主要是因为中国有很多新上的丙烷装置,为什么要将丙烯呢?我们后面也会讲MTO和CTO,这些产业来说的话,如果说往下做乙二醇的话,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乙烯、丙烯都会有相互制衡的趋势。

       刚才讲过中国大炼化发展特别快,我们统计了一下,目前来看大概产能有将近3000万吨,未来五年左右还有将近3900万吨的增长。其中增量主要是通过石脑油生产乙烯,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都是在沿海区域量是特别大的。在西北区域主要通过煤制烯烃来生产乙烯和丙烯,因为乙烯、丙烯比较难以往下运输,所以主要以聚乙烯和聚丙烯的方式往下进行延伸。

       在这里面对整个烯烃产业会产生特别大影响,就是产能增长特快。特别是对于乙烯和丙烯这两个 产业来说的话,未来可能会有一个比较激烈的竞争,那么就会对乙烯单体来说价格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我们从煤化工和甲醇制烯烃来看的话,基本上左边讲的是煤化工的问题,就是每生产一顿乙烯,不管是二氧化碳的碳排放还是水污染,就是用水的耗费来说,煤化工都是最大的。在乙烷这一块,生产乙烯它的二氧化碳排放是最少的。同时,对于西北刚才也讲过,因为生产乙烯或者丙烯单体运输非常困难,所以更多往下做成聚丙烯和聚乙烯这么一体化的路线来生产。所以相比而言更加有成本的竞争力。也就是如果我们以煤、甲醇到聚丙烯来举例的话,生产一吨聚丙烯运输到华东地区和运甲醇和运煤来说,甲醇是最不经济的,所以这是为什么在西北地区不像以前有甲醇会往华东和华北地区进行流转。

       MTO这块的话,它的竞争力会越来越弱。主要是因为它是油价比较高提供的产物,油价如果在比较低的水平的话,我们可以看到3吨甲醇生产0.5吨的乙烯和0.5吨的丙烯,基本上是很难能够有比较好了盈利水平。而对于甲醇产业来说,它在全球是一个非常平衡的状态,MTO工厂一开工的话会对甲醇的需求会拉大,这样的话甲醇价格就会往上价格涨的比较厉害。当工厂往下降负荷的话,甲醇价格又会往下走。所以在这里面基本就是如影随形。当烯烃价格往上有波动的话,甲醇价格也会往上往下有波动。整体而言,对于甲醇制烯烃来说的话,这个产业不会太好。

      我们也做了一个模型就可以看到,如果从投资去看的话,我们预测油价长期是在40-60美金左右,如果将美国的乙烷运到中国来做裂解制成乙烯,不管是到聚乙烯还是到乙二醇成本都是相对来说比较低的。在这个区间,石脑油路线和乙丙烷混合进料来生产乙烯,相比而言它是处在比较低的成本水平。油价再往下跌,在30-40美金之间的话,石脑油路线它的成本越来越明显,在30美金以下,用石脑油来生产乙烯的成本是最低的。所以,长期来看我们认为油价会保持比较低的水平,在低水平下,如果要生产乙二醇,基本上用石油路线和用乙烷、丙烷这个轻烃路线我们认为会有比较大的竞争水平。用甲醇以及用煤化工来生产乙二醇的话,相比而言它的成本就会处于比较差的水平。

       我们也做了成本的竞争力,左边图是布伦特的油价和乙烯东北亚的到岸价,我们看到基本上是同步波动的水平,但是在这里面它也存在着不是完全一致的情况。这样的话,乙烯价格我们后面也做了一个分析,跟乙二醇基本上是同步波动的。所以,这样的话对于套利而言就有比较大的空间。因为当乙烯的价格跟乙二醇完全一致的情况下,跟油价又不是完全一致情况下,可以做很多处理。我们也做了完全成本,就是有不同路线,黄色线条是石脑油生产乙烯,绿色线是用甲醇生产乙烯。基本上可以看到,在这里面红色线条将美国乙烷运到中国来生产乙烯,它的成本是持续在600美金以下,用石脑油来生产乙烯的话,只是在最近,就是在今年年初到现在当油价往下暴跌情况下,它的成本是低于600美金的,现在它的成本已经在回升,已经接近到接近500美金左右的完全成本。

       所以,在低油价下的话,对于石脑油来生产乙烯的成本竞争力是非常强的,在油价往上走的情况下,长期来看还是用乙烷来生产乙烯成本会更低,但是前提是有多少装置能够获批。从这里面来看,长期来看基本上用石脑油来生产乙烯的成本还是有比较强的竞争水平,因为油价在40-60美金左右的话,这个成本相比而言对于炼化一体化企业,如果有规模优势的话成本竞争力会特别明显。再看乙烷这个原料,在美国的供应还是比较充足的,因为全球能够出口乙烷的就美国这么一个区域。右边那个图红色线条可以看到,它的热值,就是如果我卖不掉的话,我跟TNT混在一块去烧掉,长期高于蓝色这个曲线的,就是天然气的热值来进行折算的。它的天花板就是绿色这根线条就是乙烯的价格,所以乙烷是处在天天然气的热值和乙烯价格区间之内。

       在美国来说,可以看到它有很多种方式,左边这个图蓝色这个阴影区块,从2016年以后基本上新增的原料供应都是来自于乙烷,而像乙烷、丙烷混合进料,乙丙丁烷,或者说乙烷和石脑油混合在一块,基本保持在比较稳定的水平。所以,新增装置主要以乙烷为主的话,就着手对乙烷供应和价格非常看好的。整个下游主要往聚乙烯走,而环氧乙烷到乙二醇的量相对来说并不是太多,主要是以后聚乙烯更加方便运输,成本也会更低。

所以说,在这里面聚乙烯的价格,聚乙烯在美国来说,就是橙色这个阴影可以看到,它的目的地,中国主要是考虑从美国来进口,美国主要往中国进行出口。如果不考虑贸易战的话,从供需平衡来看,最大需求增量在中国,最大供给增量在美国,所以这两个国家之间肯定有非常多的贸易往来,如果因为税的原因也会推高聚乙烯的成本,聚乙烯成本往上走的话乙烯的价格也会往上走。

       再回到乙烯的单体,蓝色的这个线条,乙烯单体价格长期保持比较低的水平,目前在226左右这么一个水平,所以这个价格非常低。如果将美国的乙烯加大概300美金中间运费的话,到中国来不到600美金。所以在没有税情况下,对中国乙烯市场冲击非常大。我们也看到在这里面美国和中国的乙烯价差,我们按照中国乙烯东北亚到岸价跟美国OPS市场价格进行相减的话可以看得到,在2018年这个价差非常高。在今天来看,这个价差是在470美金,这个价差能够支持美国的乙烯到中国来的,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在美国它是有将近100万吨的出口增量在未来2-3年释放出来,目的地也是往中国来。如果中国不能过来的话,也会到欧洲或者台湾过去,这样的话也会影响到整个乙烯的市场,价格相对来说并不是太高的水平。

      乙烯往下主要是做环氧乙烷了,因为环氧乙烷基本上它的下游主要是做乙二醇,非常完整的链条。在全球来看,新增的供给主要是在东北亚地区和北美地区,需求主要是乙二醇最大的需求。整个开工率,不管是中东、北美,都会保持在比较高的水平。因为环氧乙烷很难运输,所以必须把它完全转化成乙二醇或者其他一些产品。在美国地区,它主要是往乙二醇走的会比较多一些,主要原因在于美国首先第一个量比较大,成本有优势,所以没有必要做一些精细化的一些化工去发展。所以更多是以乙二醇满足当地的需求,同时会往欧洲、中国出口。

       在中东这一块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增量,主要在于中东乙烷裂解到乙烯的产能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基本上已经吃干榨尽了,所以还会有一些企业会考虑从美国采购乙烷作为原料。在欧洲来说,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增长,但是它的下游发展的格局在于,它主要是往一些精细化工去发展,因为欧洲本身乙烯成本会比较高,所以为了避免跟中东和北美竞争,所以更多往精细化产品进行延伸。

      再到印度来说的话,印度未来主要靠石脑油以及乙烯往下进行发展。乙二醇是最主要的下游产品,到东南亚地区增长也不是太快,相比而言也非常小的。东北亚地区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这种增量是由中国进行贡献的,就是中国未来乙二醇的产量的增长会特别大。下游主要也是到乙二醇,因为中国新增的产能主要是满足乙二醇往下做聚酯纤维,因为很多企业,像大炼化,包括恒力、浙石化这些企业,都是通过自己生产乙二醇跟它的PTA反应以后生产聚酯纤维。所以在这里面新增产能主要是下游锁定到纺织业会比较多一些。日本相比而言也没有太大的变化,然后再到韩国也是比较稳定。也就是说东北亚地区除了中国以外,日本、韩国这些地方产能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增长,包括台湾也是这样的情况。

       然后我们看到对于中国而言,国内的产能上的会比较大,从2011年开始到2022年,年均增速在10%左右。主要是因为往下做聚酯纤维这么一些企业会有新生的产能。环氧乙烷的价格基本上它跟乙二醇是同步波动的,就是黄色这根曲线是乙二醇华东的价格。乙烯在这里面,它会有一个不太一致的波动,在这里面也会有比较大的套利空间。

       总体而言往上的话主要是看原料看乙烯,往下的话,我认为乙二醇是它的最大影响因素。对于环氧乙烷这个产业本身来说,我们认为除了到乙二醇以外,往表面活性剂这些精细化的发展,会比较有一个好的空间。问题是在于产品相对来说比较精细,所以说乙二醇还是最大的下游。我们下面回到一个主题,就是乙二醇这个产业它是什么情况。

        对于乙二醇来说,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得到,往下做PET是最大的下游,其中主要的消费来自于东北亚地区,东北亚地区主要是来自于中国,中国占全球的占比,已经将近50%左右了。中国在过去十多年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年均增速在5%左右,跟中国的经济是基本上同样一个波动。主要是同沙特进口量最大,其次就是从台湾、加拿大、新加坡以及科威特进口会比较大。从美国地区,因为在去年有一些贸易的摩擦,所以整个进口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我们看到整个成本的话,左边这个图我们取了一个月平均数据可以看到,基本上中这个地区成本非常稳定,因为乙烷定价非常便宜,也没有市场参考价格。所以基本长期在300美金以下完全的生产成本。

       除此之外,东北亚地区的石脑油来生产乙二醇,波动是特别大的,特别是在今年年初到现在整个成本跌幅已经跌到将近250美金左右,现在往上又涨到将近400美金左右,主要是因为油价的影响。除此之外就是蓝色这根曲线,用乙烷生产乙二醇,这个反应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蓝色阴影指的是乙二醇中国的到岸,成本在阴影区块之内的话,就说明有成本优势。长期来看就是用MTO,就是用甲醇制烯烃制成乙烯到乙二醇,它是没有什么太多成本优势。而煤制乙二醇,就是灰色这根阴影的话,除非你是在百分之百开工率的情况下,才会有相对来说比较好的成本优势,我们后面会讲到,优势不是特别明显。

       我们取了三个月的数据,就是2020年的1月份、3月份和5月份我们来看,基本上虚线是乙二醇的到岸价,1月份是在587,3月份是360,5月份是416,我们可以看得到,基本上就是黄色柱子就是北美乙烷裂解制乙烯到乙二醇和中东的乙烷裂解到乙二醇的话,基本是长期处在成本线比较低的水平。在中国地区,MTO和外采乙烯法都是没有什么成本优势的,如果炼化一体化,它是从今年1月份到5月份成本都是在到岸价水平以下,亿万裂解的话成本会往上走,但是会持续低于成本以下。所以说在中国只有两类装置是有优势的,一个是石脑油的模式,一个是用乙烷生产乙烯到乙二醇的模式是有竞争力。所以油头和气头的竞争力会比较强,煤制的乙二醇相比而言它需要很高的品质和很高的开工率水平才能够保持比较好的竞争能力。

       从全球看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煤制乙二醇它的增长会特别大,主要是中国煤制乙二醇产能在这一年释放会特别快。在全球来看,聚酯是最大的下游。我们做了一个贸易的平衡可以看到,在北美地区,就是在2020年大概有220万吨的乙二醇有出口,当然也是要看两国之间的贸易情况。如果没有贸易战的话大部分乙二醇会往中国来。否则的话会往欧洲和南美进行流转。在2022年增长不是特别大,将近60万吨左右。在这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得到,除了北美以外就是中东这个地区,中东相比而言,它的出口还有减少,主要在于它的竞争力会受到东北亚地区的影响,主要是因为在东北亚地区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进出口量是在减少的,除了日韩会往中国出口乙二醇以外,中国自己本身自己造血能力会越来越强,所以说能够满足自己更大的需求,所以对乙二醇进口量会减少。

       我们看到美国地区一套装置就是台塑的装置,会在今年年底投产,大概有20万吨的乙二醇的量,不是太多。在美国地区,基本上因为本身乙烷裂解到乙二醇这个产能比较多,70%是往聚乙烯去的话,大部分是往乙二醇进行发展,往下主要做聚酯这一块。在北美地区,主要是美国,它的出口可能在2020年会有比较大的增长。在中东地区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没有新增的产能,会造成整个在中东地区保持比较平稳的状态,当然本身这个地区供需是不平衡的,它的出口来说,我们认为还会有减少,主要是因为地缘政治和成本的影响。

       在这里面,像日本、韩国、台湾地区出口量相比而言并不是太多,也是没有新增的产能。在中国这一块的话,主要是因为中国煤制乙二醇以及炼化一体化企业乙二醇增长会比较大一些。在这里面可以看到,全球的需求,中国将近超过50%,将近60%左右,所以中国可以说是全球乙二醇需求中心,也是未来会成为定价的中心。所以,在这个土壤当中会有很多文章可以去做的。下游主要是在纺织服装业,因为需求会特别大,像防冻液这些需求相比而言会小一些。在这里面纤维最大的需求,整个增长未来,看到过去这么多年,也是涤纶、纤维的增长会特别大,对乙二醇有拉动。所以基于乙二醇在中国以前一直有进口,特别是在2016年的时候煤价比较低的情况下,有企业考虑用煤制乙二醇,煤制乙二醇的成本在当时也会比较低,但是是基于它的百分之百开工率的情况下,你生产的乙二醇全部都能消耗掉的情况下会有比较低的水平。

       我们看了一下,在这里面油和煤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波动。特别是油这一块的波动会特别大,相比煤这一块波动会更大一些。在油价往下暴跌的情况下,煤价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这样的话煤制乙二醇的竞争力就越来越弱。我们看价格的话,乙二醇华东的价格在右轴,就是深蓝色的曲线,现在已经在3000左右,所以这个价格已经非常低了,对于很多企业来说都是非常大的挑战,特别是对于煤制乙二醇企业来看,我们可以看得到,左边是完全成本,右边是净利润,CTM就是煤制乙二醇,OTM就是用油来生产乙二醇,基本上可以看得到,从2013年到2019年,一直到现在2020年的话,用煤制乙二醇除非在百分之百开工率的情况下,最下面是浅蓝色的曲线,能够保持在4100、4200的完全成本,当乙二醇价格跌到3000多块钱,还要在西北把煤制乙二醇生产出来,还要运输的费用。在这个水平用石脑油来生产乙二醇,它的成本就非常低了。

       看到净利润水平来说的话,长期来说都是有比较大的波动。在这里面值得一提的是,用气头和油头来生产乙二醇竞争力会比较强,特别是对于气头而言竞争力会更强一些,主要在于用气头来说的话,它的投资会比较小。所以它转化成乙二醇它的收益率相比而言也会更高一些。

我们看到未来整个供给,这个产能可以看到,基本上煤和用乙烯法生产乙二醇基本上是一半一半,但是我们看到产量来说的话,我们认为大头还是用乙烯法,就是不管是用乙烷裂解到乙烯还是用石脑油裂解到乙烯,这种方式来说,它的成本因为有规模优势,而且还有成本优势,这样的话,而且是靠近整个消费力、整个在华东这块的话,相比而言竞争力会更强一些。

       中国对于乙二醇的进口会有轻微的减少,主要在于中东的乙烷裂解生产乙二醇成本持续保持在全球最低的水平,美国的水平也是会比较低的水平。所以,在这里面需求的增长更多是靠大炼化来满足需求增长,煤制乙二醇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挑战,所以行业也是会迎来洗牌。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山西省煤化工发展促进中心    晋ICP备18002654111号
  • 联系电话:(0351)2021819,2023819,2023719
  • 电子邮箱:lyfst666@163.com
  • 技术支持:山西振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